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096.上帝对奥丁神与托尔神 (第1/3页)

    当晚,史蒙在领主长屋之中休息,没有回去领内。

    这大概是此处最干净的一座房间了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挪威那样冷,所以空气中的怪味难以压制。

    这地方所有的自由民长屋,都是两三个房间,家族成员全塞入里面生活。

    长不会超过二十五米,宽不会超过六七米。

    没有仓库的概念,所有的值钱物品都放屋内,包含家畜。

    相邻的几间房子,即便此刻空阔无人,只要靠近,也满是刺鼻味道。

    先前人们为了保护动物财产,与其一同睡眠。

    各种动物粪便跟尿液,还有人的汗味混合,让无论首领还是平民,身上永远都一股臊味。

    这种居住空间十分拥挤,几乎没床的概念,可以靠背的东西一拼凑,就能当成床。

    照明的蜡烛,用的是动物油脂,点燃之后,味道更重!

    史蒙翻来覆去,他朝外喊了两声“斯恩”。

    过一会,门就被轻轻推开。

    脚步声很轻,随后这道影子摸上来。

    当两道影子重叠,史蒙从面红耳赤,到渐渐放松。

    “首领,我想陪着您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,我每天醒来,陪在旁边的不是墙壁,就是我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自从妻子怀孕,他憋住一股火,那是男人的本能欲望。

    今天又被奥兰那番话捣乱心神,他需要找个更弱势的“对手”,肆意妄为。

    但现在自己无欲无求了,所以女人被下逐客令,抱着衣服,走出屋外。

    “桌子上的银块你自己取些走。”

    史蒙觉着自己非常爱妻子,一年睡其他女人的次数,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在男女随处可见“欢好”的挪威土地上,自己现在当之无愧,可以称上一个好男人,好丈夫。

    这女人是斯恩安排的,也可以说是斯恩的情人。

    当受到逐客令后,便重新回到隔壁屋子。

    她的双眼看见斯恩身上的肌肉曲线后,又是两道影子重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精力消逝,史蒙昏昏沉沉,似睡未睡。

    他回忆起少年时代,或者说根本没有所谓的“少年时代”。

    十一岁的某一天,首领父亲在自己撒尿时,看了两眼,告诉自己,“小子,你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可以去芬兰,罗斯或者英格兰杀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‘斯拉夫人’跟‘盎格鲁人’都是穷鬼,老爹,我想去来茵河畔,那儿的人有钱多了,上回你跟叔叔去抢,带回来的教士,吃的跟猪一样,带回的金银首饰,可以把人给砸死。”

    这时的史蒙,还不知道抢劫路线,要看你的实力大不大,如果你不知会,或者故意去抢其他部落或者王国已经染指的划定区,也可能发生恶战,这也是后来,他们家族跟拉格纳家族交恶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史蒙长的比同龄人还要出色,强壮。

    十一岁时就有一米六三的身高。

    把靴子穿上,加一顶护面盔甲,几看不出跟稍矮的成人有区别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